高氏家谱网高氏文化高氏人物 → 淄川高珩


  共有7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淄川高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高庆礼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黑侠 帖子:518 积分:431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4 19:04:34
淄川高珩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6 8:21:54 [只看该作者]

高珩


  ○ 赵玉霞 
  清朝顺治、康熙年间,淄川出了位著名贤者,他叫高珩,字葱佩,号念东,晚号紫霞道人。生于1612年,卒于1697年。他是淄川月庄高氏十世祖,是曾为浙江巡抚的高举之孙。他的学问、道德、治家、为官、做人都堪称典范,在当时很有影响,也是淄川人的骄傲。那么,他是怎么样为学、为官、治家及为人的呢? 
  ■■■ 为学:勤勉好学 学识渊博 
  高珩后来各方面成就斐然,与他自小好学、手不释卷是很有关系的。《淄川县志》载:“珩读书,入神,天黑不觉,其母唤之,方醒,遂吟诗曰:‘东风把盏醉言欢,词曲为羹赋作餐。白日摄香犹未尽,夜来倚月抱书眠。’”把诗词文赋当做美味佳肴来享受,怎么会不如痴如醉、废寝忘食呢?他又聪明,称过目不忘;又有其祖父高举耳提面命,亲自教导,高珩小时,高举已致仕在家,专门教导子孙,有这样的学习条件,他怎么会不爱读、会读并且学习得法、进步神速呢?其兄长高玮也聪慧过人。时任大司马的桓台王象乾是其外祖父,小时弟兄二人到外祖家,回家时,王象乾都送出庄外。有人戏问:“您堂堂大司马,怎么会对两个小孩子这么客气?”王相乾说:“不要说我送的是小孩子,我送的是‘二陆’啊!”西晋时,陆机、陆云兄弟二人皆以文章而闻名于世,史称“二陆”。王大司马把两位小外孙称为“二陆”,可见对他们的看重。后两人于1639年同中举人,高玮是解元(第一名),高珩第三名。高珩1643年中进士,高玮晚了几年,也考中进士,他们的外祖父没有看走眼。高玮做过县令,不太走运,剿匪不利早早被罢官,后在家掌握家政,也是著名文学士。而高珩在文学上,那就更堪称宗师了。 
  古人评高珩的文学水平,说他才高学实,随遇而作。赋诗著文,冲口而出,援笔立就。有会心处不命题亦不拟稿,让小胥代笔,顷刻可成数十章。诗笔超拔,体近元白,平易明快,“如麻姑掷米,粒粒皆成丹砂”(王渔阳评语),一生写诗万余首。而文有典则,辞赋排荡,“口若悬河,思如泉涌,笔如翻水”,文达数千篇,辞赋殆不可数。其气滔滔汩汩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其言浩瀚充溢,关系国计民生、风俗所系,有现实意义。其著作有《劝孝汇编》《劝善等说》《畏天等歌》《醒梦戏曲》《四勉堂说略》《栖云阁诗文集》三十四卷等。然而成集付梓者仅占其全部作品的十之二三,因为他本身并不太在意,特别是诗。时人赞誉高珩才如大海、山东文章宗伯、海内通儒、国史笔、骚坛领袖。 
  晚年致仕后,他曾指导重修《山东通志》、康熙《淄川县志》,为仕宦、孝友、义厚、忠节等可敬人物写传记,为文学人物著作写序言,并刊印散发伦理道德、行善戒恶、勤俭节约、移风易俗等数百种撰文。《淄川县志》里收了他大量的诗文,对于淄川的名胜古迹,如青云寺、龙湾峪、庵子沟、窑头、西峪等等,他几乎都有吟咏。他还写俚曲,证明他爱好音乐,不是个古板的学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是为蒲松龄《聊斋志异》写序的第一人。他还把《聊斋志异》的初稿带到京城传扬。当时蒲松龄地位低下,又加小说在中国古代历来不受重视,就因为高珩的肯定和赞扬,才使《聊斋志异》得到确认和重视。蒲松龄比高珩小28岁,又是一介寒士,身为高官的高珩并没有小看他,而是嘉许他、照顾他,所以蒲松龄十分感激这位前辈。高珩去世,蒲松龄悲痛欲绝,曾写《挽念东高先生》七律三首纪念。 
  ■■■ 为官:清廉自守 执法为民 
  高珩于1643年中进士,入选翰林院庶吉士。李自成破北京,崇祯帝吊死景山,高珩潜回故里。清顺治二年(1645),高珩被招去京城授秘书院检讨,1647年请假归里,正赶上6月谢迁起义军陷淄城,高珩帮助策划复城方略,百姓得安全者甚多。 
  顺治五年(1648),高珩升国子监祭酒,当时国家初创,典章不完备,春秋两次大祭经费严重不足,是个苦差,别人做一年就想办法调出,而高珩不避艰难,不求调迁,安心在职四年。 
  顺治八年(1651)转秘书院侍讲学士,覃恩授中宪大夫,任典试江南正主考。奉命之后,高珩就向阁部大臣扬言:南方秋闱,多有作弊传闻,今科如若风闻有不法行为,一定严查严惩,我这次一定不能辜负朝廷。因此那些想有所托付的,也不敢到他寓所去。但等他打点好行装上路,却有多人送通鉴、古文等书, 途中打开,全有请托书信,许诺不下数万金,高珩全部一火焚之。不受请托,但也终身不说其姓名。考试完毕,发榜后,考中的全是海内知名之士。 
  后来,高珩升礼部右侍郎,又任吏部左侍郎,奉命赈济河北德顺府灾荒,他严防贪污、假冒,使恩泽遍及远近周边地区,饥民赞颂。非常时期,他严以律己,不受馈赠,不远千里,将家乡粮食运到京城,为家人糊口食用。当时国法正严,拖欠赋税者“戍”——要发配到边境当兵。家乡也闹饥荒,高珩也徼不上赋税,他说:“我只等着去戍边了。”正好这一年山东赋税全部减免。 
  顺治十四年(1657),高珩做大理寺少卿。到任时,正好有一位大臣被免官,应发三法司受杖刑,旁边有落井下石之人想趁机要他的命。高珩呵斥行刑者:“打板子的地方不是执行死刑的地方,不能往死里打。”并向同坐诸公力争,说:“罪人只应该受杖刑,不能处死,这是很明确的。如果把他打死,这不是执法违法吗?”这个人因高珩据理力争、依法办案,才保住了性命。 
  其后,高珩转为宗人府丞,官加一级,康熙六年(1667)以覃恩授通奉大夫。康熙七年(1668),钦命高珩祭奠神农、虞舜二陵。高珩轻车简从,不打扰地方,供应旧例全部坚决拒绝,地方父老感佩,立《载德碑》颂扬他。知道旧例的地方官说:“这种祭祀,是天子派下来的大臣,不知有多少随从仪仗,不知需要多少供奉,得想尽办法作准备,觉都睡不安稳呀!”但等高珩到来,见只有几匣子书,几乘肩舆,在居所里,粗饭蔬食,一切供应器具,都弃置不用。途中所过州县都无所滋扰,百姓都额手称庆说:“我们这草野小民能见到这京城来的大官,这么温厚宽和、平易近人,这真是国家的希望,百姓的福分呀!” 
  祭陵结束,高珩路过湖广地区,此地有个陋习,生了女孩往往溺死。高珩责令当地官员,一定要严格禁止。又捐了俸禄建“育溺婴堂”,救女婴活命。过淮安,此地闹饥荒,籴米好几百石赈灾。 
  后来,高珩又做刑部左侍郎,有一位落职的士大夫欠着官银无法偿还,按定例,官员欠官款,家产全没收,家口全为官奴。高珩察知有胥吏欠官钱而家产尽绝,有补上钱就豁免的先例,就想以此作为例子来判此案。同僚说不行,因为那是胥吏,这是官员,身份不同。高珩说:“胥吏犯了错误都能从轻处理,何况是官员?这一定是制定刑法时有疏漏。不一样处理,等于法律就不平等了。”他冒着风险把建议提到皇上那里,得到朝廷的谕旨肯定,从此,这种规定就成为制度。。高珩常与当权的同僚们探讨怎么样才能对百姓和社会多带来好处,他说:“具体做事上救人有限,制定公平合理的法律救人无穷。可以以此类推。” 
  康熙十一年(1672),高珩以迁葬为由告归,就不想回京了。十八年(1679),总宪魏象枢推荐八人入朝,高珩为头一个,任刑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高珩以年近古稀、精力不济为由推辞,但不被批准,只得再去京城。上任后,他更加秉公执法,极力为民,保持高尚情操,不受贿赂。部下不慎定案有错,应当罢官,高珩可怜他上有老母,丢了职务就没法养家了,把错揽在自己身上,使自己官降一级;平反盐贩子的冤案,使好几人免于被杀;为一个老孀妇审理了被豪强霸占财产霸占女儿的冤情。真是执法严明,不徇势力。 
  当时国家初创,法律不完善,高珩作为执法部门副长官,能够主持正义,坚持严正、公平执法,并注意多提建设性意见,完善法律法规,真是万民之福! 
  这年冬天,高珩再次提出告老还乡的要求,得到批准。回乡时,手边没有几两银子,只有一件老羊皮袄,没有御寒的东西,仆人和马匹草料费都不足。同僚们听说,有的送路费,姚仪郎中为他赶制了一件大皮袄,追送到十里外,亲自披到高珩身上才回去。 
  ■ 为人:好善乐施 ■ 淳厚恬淡 
  高珩回乡后,作为乡绅,有威望,有热情,有水平,为家乡办了不少好事。极力撰文募化,帮助本县振兴教育,兴修水利,整顿吏治,繁荣文化,移风易俗,在重修淄川学宫、般水官坝、孝妇河六龙桥、郑公书院、建义仓、县府立旌善瘅恶亭等好事中都起了重要作用,助力重修兴教、宝塔、青云、禹王等寺庙,引导人们行善积德,使家乡风气为之一新。淄川当时诸多方面的改变,都为临县所钦仰。 
  高珩做官半生,但清白自守,家财仅可自给,但他天性淳厚,乐于助人。解人难,周人急,施衣食、棺椁、药品之类,不可胜记。荒年时,亲友故交中有人借钱借粮,一定满足对方,没钱了就卖地。父亲去世时留下别人三四千两银子的借据,他与兄长商量后,一火焚之,不再索要。 
  高珩极为重视自身修养与家教。创修族谱,制定祖训,以“畏天”为家学、为人之道,以谦谨朴素为家风,对子孙耳提面命,反复教导。自身把儒道佛学融为一体,以“学道、进德、养生、修业”四勉立命,涵养于道德仁义。己所不欲,无施于人;天之所恶,勿行诸己。躬行实践,老而不殆。虽为地方名宦,而自忘其为贵人,人亦无从辨其为贵人。王培荀的《乡园忆旧录》记了高珩的几个小故事,颇能说明高珩的恬淡自然,忘其为贵人的特点。说高珩致仕后,有时骑头小驴,自己到山野里游玩,骄阳下,遇到哪里有绿荫,就把驴拴在树干上,躺下睡上一觉。一次遇到一人推车上坡吃力,喊他帮忙,他就拉过车前绳子,帮其拉车。还有颇为有趣的一幕是:有个炎热的夏天,孩子们在村头河湾里洗澡,高珩也进湾洗澡。那边来了个公差,是被一位官员差来给高珩送请柬的,见湾里许多人洗澡,便也进湾洗澡。高珩对公差说:“请给我搓搓背。”公差顺从地给他搓背了。他不认识高珩,也对高珩说:“你也给我搓搓背。”高珩也乐意地给他搓背。一边被搓背,公差就一边问:“请问高司寇家在哪住?”湾里洗澡的孩子们笑指着说:“给你搓背的不就是高司寇吗?”此话把公差吓坏了,在水里就给高珩跪下了,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高珩笑着扶他起来,说:“你不认识,怎么能怪你呢?” 
  暮年,高珩预先立下遗嘱,说自己故后,不要向皇家请求抚恤,不要发讣告,不要接受别人的吊丧费,不要做佛事请和尚超度,不要求别人作碑志文。子孙如果违反就是不孝。康熙二十六年(1697)十一月十日,高珩无疾而终(先前几天没有生病,只是饭量减了点),享年八十六岁。 
  去世后两年,高珩的儿子高之騱才请高珩的表弟、时任刑部尚书王渔阳为他写了纪念碑文。 
  综观高珩,几近完美。文学上,才如大海,诗文俱佳,并切以自己的才学为家乡文明,为文化的繁荣与延续、传承起了大作用,从而号称山东文章宗伯,名噪海内;为官方面,他不贪名利,严格执法,尽职为民,清白自守,襟怀坦荡,因而获得朝野赞赏;治家:他修撰“畏天”家训“十宜十戒”,要求家族子弟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孝老爱幼、敦睦相邻、恤贫济弱、勤劳节俭、谦虚谨慎、诚实守信,不贪、不嗔、不杀生、不邪淫、不赌、不斗、耕读传家、事事认真谨慎,这么多年来,高家家训传承,人们都操正业,实实在在做人,他的家训滋养了世世代代高家人;谈做人:他一生急人危难,乐于助人;己所不欲,无施于人。他又生性恬淡,致仕后虽为家乡、为文化做事无数,但活得潇洒随意、恬静安然,因为他把一切都看明白了。他走,也走得潇洒,走得令人羡慕!当初看过高珩的生平,我曾很有感慨,写过《采桑子》小词一首,以志他的不凡: 
  暮年谢任归乡里,山也青青,水也清清,吟啸林泉带酒行。 
  安然散淡熙熙乐,生也聪明,死也聪明,无欲无求自盛名。 
  高珩,淄邑贤者,智慧人生,家乡的骄傲,我们的榜样! 
  (注:此文材料来自《淄川县志汇编》《孝妇河明清人物》《高氏家模》《乡园忆旧录》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