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图库 | 登记 | FTP | 起名 | QQ | 论坛 | 
 · 姓氏渊源 · 姓氏族谱 · 高氏文化 · 研究会 · 名人传记 · 姓氏特征 · 高氏企业 · 大事记 · 论坛 

澧州高氏先祖撰修的《澧纪》点校出版记

发布时间:2010-3-11 21:56:56 被阅览数: 9127 次 来源: 高家协 高云禄提供
澧州高氏先祖撰修的《澧纪》点校出版记
                                  鸣  泉
 
2006年初 澧州高氏第四次续修族谱办公室建立并开通澧州高氏网站之后,无意中发现一则消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湖南省方志办的专家学者们,发现上海图书馆藏有孤本《澧纪》,立即公布这一喜讯,称其为“明刻楚湘诸志上品,开湖南私家撰修方志先河”的珍籍。并特别指出,此书“卷首列王在晋序,卷末有澧州书肆詹国桢刻书牌记,载本书撰刻经过甚详。各卷均题‘澧高尚志撰,高坚续,龚之伊定,高远编,高博(或龚之傅)订’,别具一格。”
四修办所有宗亲,一看到这一串高氏先祖之名,十分兴奋,意识到这是我澧州高氏四百年前的先祖们,为后裔子孙留下的一座丰碑;是他们为繁衍养育和并福祐过高氏子孙兴旺发达的澧州沃土留下的一分醇厚回报;更是他们为世世代代的所有澧州人留下的一分不朽遗产!于是,我等立即搬出1928年的澧州高氏三修谱,查阅先祖们的详情。可惜的是,三修谱虽载有高尚志、高远、高博三人之名,但谱记十分简略,无法弄清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能“开湖南私家撰修方志先河”?其它人的情况更是无一记录。
急切之下,我等立即跑常、澧各图书馆、档案馆;查阅《直隶澧州志》及能找到的其它史料。收获不丰,但总算弄明白了二个重要问题:
其一是:《澧纪》于明万历四十(1612)年木刻付梓,成为澧州历史上的第二部州志。它虽比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的一修《澧州志》晚了五十二年,但由于六卷本的嘉靖《澧州志》,现卷一藏台湾,卷二至卷六藏天一阁,是一般人无法窥见的绝本孤帙。今天有幸重现的十九卷本《澧纪》,实际上是古澧州地区,亦即当今整个澧水流域八县、市、区可资研究使用的最早州志史料。即使有一天嘉靖志得以合璧,《澧纪》仍然是澧州明末前最详尽完备的方志。因为嘉靖志仅十多万字,而《澧纪》近三十万字,其容量大增,体例更新,特别是涉及区域政治、经济、文化建设中诸多山水、交通、民族、田赋等关系国计民生问题的史料,更显珍贵。其二是:《澧纪》原书,早已是久稀传本。据清同治八(1869)年的《直隶澧州志序》谓:“修志时万历《澧纪》惟存残帙。则久为稀见难得之书矣。”而到清同治十三(1874)年增补版《直隶澧州志》录存高尚志的《澧纪叙目》一文所写的“按语”则说:“《纪》纂于明万历间,续于高坚,定于龚之伊。经乱散佚,国朝康熙甲子(1684),龚、彭二公所据以成旧志者,而今并其残帙不可得。得其《叙目》存之,以识《澧志》所自,且以明曩非无心留意掌故者,特故府失其掌也。”
上述两条说明:自康熙甲子后的三百多年来,人们久觅《澧纪》,却苦不得一见,以为《澧纪》原书已难回人间。只是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湖南省地方志办公室到全国各地搜求湖南方志,才发现了上海图书馆竟然藏有明万历四十年付梓木刻的《澧纪》全书!但限于当时的条件,湖南省方志办的学者们不仅无法通阅全书,甚至无法多看几页文字。二十多年后,随着电脑技术的的普及,上海图书馆于二00五年左右,将一批珍稀古籍扫描输入电脑,以供馆内查阅,《澧纪》的芳容才得以为专家学者们所窥见。故《直隶澧州志》以来的地方史料无从录载高尚志等修撰者的行状,澧州高氏族谱也就无法详记他们的史事。足令当今的方志学者们无比惋叹,更令当今的澧州高氏后裔顿生不尽的愧恨!
四修办宗亲由愧恨而生激励,决心要找到《澧纪》原书,不仅弄清先祖们的行状详情,还要尽力促成《澧纪》珍籍的研究、传承和利用,以慰先祖们的在天之灵。于是我等请寓沪工作的宗亲到上海图书馆,探明《澧纪》刻本的存在和有电子版供馆内查阅的情况。但苦于财力、人力的限制,决心终难付诸于实际行动。
2008年3月,笔者陪同澧县一中校长赵绪清先生到上海图书馆,见到《澧纪》扫描电子件,并花几天时间查阅、手抄了其中的一些有关古澧教育文献资料后,叹为观止。他返澧后经半年努力,想方设法凑资四万余元,获取了《澧纪》扫描复印件,致使澧县一群古澧传统文化研究爱好者欣喜若狂!又半年后,在澧县副县长颜学锦的支持和档案局长黄生年的谋划下,澧县文化大佬、资深老领导干部杜修岳,带领高守泉、于乾松、黄承波、高家协等几位赋闲致仕者,通力合作,花去整整一年时间,断句标点、正字注音、堪误释义、打印编排,弄成了一部既适合中等文化水平读者、又可为区域政治、经济、文化工作骨干实用、亦可兼及部分地方历史文化研究者参阅的《<澧纪>校注》本,应当是今日澧州值得欣慰的一件文化盛事!
但直到《<澧纪>校注》清样出来时,笔者作为澧州高氏后裔子孙和《澧纪》校注者,高兴之余,却产生了极度的不安。
高兴 ,是因为更清楚了《澧纪》一书的史料、文化价值:是《纪》撰于明万历三十八(1610)年以前,四十年付梓问世,记事止于三十八年。正文分九门六十一目,共八册,近三十万字。卷首列“中宪大夫、湖广等处提刑按察司、奉敕提督通省学校副使、姑苏王在晋”撰写的序文。卷末有澧州书肆刻书牌记,载本书撰刻经过甚详。各卷均题“澧高尚志撰,高坚续,龚之伊定,高远编,高博(或龚之傅)订”,别具一格。首列“丝纶、大事(内、外)纪”,顺次为“登绩、徵献、勒名、述制、览胜、存外、录异、杂纪”。《丝纶纪》记全州古今大事和历朝水、旱、地震等自然灾害;《登绩纪》分类记载州和属县(卫、所)职官;《徵献》、《勒名》分“乡贤、耆旧、进士、武举、封阴、杂科及守令、世胄”等十八类,详记澧州各类人物生平略历;《述制纪》不仅载有“疆域、典祠、坊里、津梁、城郭、关隘、夷道” 等人文史迹,更有一般志乘罕见的“户口、田地、贡赋、徒役”等直书州、县政治、经济状况,甚至官、吏资费待遇等方面的原始记录。特别是对澧州至溪峒(今永顺、龙山、桑植、大庸等地)“峒蛮”道路的记述,是为当今湘西北县、省际公路之源;《览胜纪》类目繁多,记所属一州及属县(卫、所)山水胜迹。其中不仅所载之“九澧秀水,兰浦风光,天门奇峰”甚为详备,而且录存了大量无处可寻的咏澧诗词文赋,为研究今澧县、津市、临澧、石门、安乡及张家界全市的历史地理、遗迹景观等,提供了宝贵的原生史料。实在是澧州人的一分不菲财富。
不安,是因为清样一校,即要付印,但对出身于中、晚明书香世家的本土知识分子高尚志父、子、甥三代,“奕世苦心,稿经七易”之后,得到州府官方极力赞赏、官费资助刊刻,且一经刊刻初成,即被当时的太原书商詹国祯称为“购者如云,以出自老塾人,争慕快睹”的畅销书;近四百年后,又被湖南省当今方志学者们赞誉为“体例类目,颇具特色。。。。。。为明刻楚湘诸志上品,开湖南私家撰修方志先河”之珍贵典籍的修撰者,却不能作一个准确详尽的简介。2008年8月,《澧纪》原书复印件刚到澧县,恰逢《澧州四修高氏族谱》前三卷清样出来,四修办立即借阅研究并补录了《澧纪》所载的一些有关内容,但当时连《澧纪》所署六名撰修者的关系也弄不清。说明《澧纪》的撰、续、编、定、订者们,在洋洋30万字的著述中,又吝啬到不愿留下他们个人明确的生平史料。以致于仅凭本书中的零星痕迹,根本无法形成概貌。《澧州四修高氏族谱》甚至在四修首序中,把高尚志与高坚、高远、高博的关系都弄错了,非借《澧州四修高氏族谱》第四卷出版予以更正不可。无奈之下,此次也只好拟用撰(或续、编、定、订)者“详情待考”作罢。
《<澧纪>校注》清样审核中,正是2010年春节。不安中的笔者,总觉得珍馐乏味,花炮失彩。于是一头钻进自家书堆,无意中发现《沅湘耆旧集》一书刊载有“龚钱塘之伊诗一首”。其诗题为《舟行无事,出舅氏行甫、文甫两高先生所属先舅心斋先生<澧纪>,为之裁定,悠悠我思,倍有剧于渭阳者》。诗则云:“当年藜藻照西京,流水高山意未平。自拾芳兰酬故国,早看遗草出诸兄。展来江上风俱暗,坐久湘南月自生。无限扁舟回首意,续班此日是曹甥。”一见之下,激动不已。因为这是除《澧纪》之外,笔者所见到的第一则最富撰著者信息史料的文字。
按此诗诗题,“行甫、文甫两高先生”当指高远、高博,而“先舅心斋先生”,即是高坚。因为,1928年的《澧州高氏族谱》标明:高远、高博是兄弟,且高博字文甫,行甫无疑即是高远。又据《澧纪。公移》载:“本州儒学附学生员高博呈称:‘……先父高尚志,先兄高坚,俱补澧庠诸生,历试久困辕下,壮志仅存辑录’”、 《澧纪。序》中所录“圆甫曰:我中舅高氏,为其先人尚志镌《澧纪》。。。。。。。舅氏世为学官弟子,久困辕下,仅存辑录奕世苦心。”及《澧纪。卷七》载:“龚之伊:(字)圆甫,澧州人,天申孙,进士。”、《澧纪。卷十九》中的“龚肖甫之傅,圆甫弟也”等语,既可以明白:《澧纪》“各卷均题” 的六个署名即《澧纪》的撰著者们的关系是:一父(高尚志)、三子(高坚、高远、高博)、二甥(龚之伊、龚之傅)。
继续寻找六个署名者的史料,并综合《澧纪》、《直隶澧州志》、《澧州高氏族谱》、《澧州龚氏族谱》等书刊中的信息,暂时尚可列出如下简介:
高尚志:明澧州城东仁和铺(今澧澹乡仁和村)人,约万历三十八年前在世。 其父高鹤为正德辛未(1511)科进士、霸通扬三州知州高鹏的二弟,其祖高堂为澧州名儒。尚志本人则以“澧州庠诸生(秀才)”为书院教授,并带领三子高坚、高远、高博,花数年苦心,七易其稿,撰修成近三十万言的澧州二修州志《澧纪》。
高坚:生卒不详。字心斋,澧州庠生,高尚志长子,《澧纪》续修者。
高远:生卒不详。字行甫,澧州庠生,高尚志次子,《澧纪》编修者。子高縄祖为明华藩(华阳王府)仪宾大人。
高博:生卒不详。字文甫,号约我,澧州庠生,高尚志次子,《澧纪》修订者。
龚之伊:明澧州人,高尚志女之子,万历间兖州知州龚天申之孙。字圆甫,一字觉先,号茹溪。30岁时中万历庚戌(1610)科韩敬榜三甲进士。史传其博通群籍,熟记二十一史,不差篇次,尤精内典。为明代知名的史学家和文学家,有《甲寅》、《桃花庵》等集传世,并为舅氏编定《澧纪》。官历常山、钱塘知县,以丁忧归卒,年仅三十四。
龚之傅:生卒不详。字肖甫。龚之伊二弟,参与了《澧纪》修订。
再度兴奋之中,笔者把上述所获,写成一篇《<澧纪>作者考略》,附于《<澧纪>校注》之后,才使心中的不安稍减。当然,这篇《考略》,实在还不足以弘扬我澧州高氏先祖们的功德。笔者只得祈望于各宗亲贤哲和广大读者诸君,能在获取《澧纪》带给我们的智慧和享受中,虔诚地纪念着澧州高氏先贤。
 
鸣 泉  书于2010-2-28
 
 
附龚之伊诗注:
舟行无事,出舅氏行甫、文甫两高先生所属先舅心斋先生《澧纪》为之裁定。悠悠我思,倍有剧于渭阳①者。
                龚之伊
 当年藜藻(2)照西京,流水高山意未平。
自拾芳兰酬故国③,早看遗草出诸兄④
展来江上风俱暗,坐久湘南月自生。
无限扁舟回首意,续班(5)。此日是曹甥⑥。
① 倍有剧于渭阳:有超过渭阳之情即甥舅之情不知多少倍的感情。渭阳语出《诗。秦风。渭阳》:“我送舅氏,曰至渭阳。”
② 藜藻:燃藜照明,指刻苦攻读。
③ 此句一作“自锁青箱交从子”。青箱指世传家学。从(zòng)子指兄弟的儿子。此句实写修撰《澧纪》过程,而“自拾芳兰酬故国”则表达了“壮志仅存辑录奕世苦心”之情志,不知二句孰为修改之句。
④ 诸兄:一作“难兄”。“难兄”犹贤兄,“诸兄”显指 “续、编、定、订”《澧纪》的高氏兄弟。
⑤ 续班:继续完成班固的遣业,即续写《汉书》。
⑥ 曹甥:像曹大家一样的外甥。曹大家(音太姑),字惠班,一字姬,东汉史学家班彪女。嫁曹世叔,早寡,其兄班固作《汉书》,《八表》及《天文志》未完而卒,汉和帝命班昭就东藏书阁续成之。屡受召人宫,为皇后及诸贵人教师,号称曹大家。此借指完成舅舅未竟的事业。
 
 
 
上两条同类新闻
  • 孔子问子羔
  • 高姓世系中断代数推算法
  • 【字体: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高家QQ群
    姓氏渊源
    追本渊源 姓氏情结
    迁徙分布 古今支系
    姓氏族谱
    家支世系 辈分排行
    一统族谱 族谱大全
    高氏文化
    高氏文字 风俗习惯
    墓志颂文 高氏语言
    高氏婚姻 氏族节日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登 | 网站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本站顾问:QQ365079724 645019659 站长:QQ153750601 手机:013952237076
    版权所有 2005-2008 高氏家谱网(GSJP.NET) 最佳效果 1024×786
    Copyright 2006-2008 WWW.GSJP.NET All rights reserved.
    QQ群:11575194(满) (2):25216848(满) (3):27261498(满)
    QQ群(4):29809373(满) (5):29808828
    苏ICP备06039765号